發表日期:2007年11月29日 作者:admin 來源:亮劍網 字體顏色: 字號:[ ]
法輪功頭目
葉 浩
福建

  葉浩,男,1937年3月出生于福建,現入加拿大國籍,居住在加拿大多倫多。其妻,蔣雪梅,有兩個女兒,分別是葉映紅、葉方紅。

  葉浩1954年就讀北京清華大學無線電系,畢業后任清華大學助教,1960年調入公安部第一研究所任技術干部,1970年后在浙江省國防工辦、731工程隊、8300廠工作,1978年調回公安部第一研究所任工程師,1981年開始任公安部十一局教授高工、副局長、副局級調研員,1996年退休。

  葉浩的主要賣國事實

  1、1992年與李洪志相識,幫助李在國內宣傳、擴大法輪功在國內的影響;

  2、參與組織、策劃1999年法輪功圍攻中南海活動;

  3、組建明慧網為法輪功開辟信息宣傳、組織渠道;

  4、獲取西方反華勢力及臺獨勢力對法輪功的巨額支持;

  5、法輪功二號人物、七常委之一、法輪佛學會會長。

  葉浩的“紅與黑”

  葉浩,一位七旬老者,他的雙重身份頗為引人關注,一邊是中國公安部前“局級”領導,一邊是“法輪功”組織的二號人物,強烈甚至有滑稽意味的身份反差,吸引我們對葉浩進行探究。

  一、葉浩的紅色蛻變

  1937年3月5日,葉浩生于福建省連江縣的農民家庭,自幼在老家讀書,1954年成為北京清華大學無線電系學生,曾任清華大學助教,1960年調入公安部第一研究所任技術干部,1970年后在浙江省國防工辦、731工程隊、8300廠工作,1978年調回公安部第一研究所任工程師,1981年開始任公安部十一局教授高工、副局長、副局級調研員,1992年與李洪志相識,1996年退休。

  葉浩在接受境外記者采訪時說到,其生于舊社會,成長在新中國,受到馬列主義教育,堅信共產主義的美好,為民族前途堪憂追求真理,所以于1956年入黨。通過辛苦努力工作創造出的一點成就,希望能造福于國家和人民,為自己美好的愿望---建設共產主義新中國---貢獻自己的生命。十年文革使葉浩對共產主義的信念破碎了。葉浩在回想接觸“法輪功”的情形談到:“1992年,我有幸有緣得知宇宙更深的道理,才擺脫了歷次磨難造成的傷痛與包袱。決心信奉“真善忍”,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,追求生命升華更完美的境界,獲得我得到新生。”

  葉浩的邏輯在于文革讓他傷了心,“法輪功”取代了馬列主義,成為其信仰。事實上是不是像葉浩所言呢?他信仰的的改變有無不可告人的私欲呢?

  葉浩的黑色人生

  人們常常意想不到地走上一條歧路,革命與反革命也只在方寸間。其實,隱蔽的支配力量在于貪欲,人們很少能夠戰勝貪欲,而掌握住自己的命運。葉浩亦如此。

  1、葉浩加入“法輪功”,步入黑色人生

  九十年代初,時年50余歲的葉浩由副局長轉為副局級調研員,預示著他仕途到了終點。權力的光環、升遷的希望轉瞬間消散。巧逢此時,葉浩與攜“法輪功”到京的李洪志相識,葉浩也開始了步入黑色人生的軌跡。李洪志看中了葉浩的地位及影響力,視其為保護傘、開路機。恰逢失意的葉浩經不住巧舌如簧的李洪志吹捧,也看到了“二次創業”的“錦繡前程”,二人立拍即和,糾集“同丘之貉”對“法輪功”開始市場化運作---宣傳、擴編、兜售書籍磁帶、斂財……攫取了用于利益分配的第一桶金,葉浩在權力地位上獲得了勝利的滿足---成為中國法輪功研究會負責人之一。

  俗語說“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”。葉浩在參與組織1999年圍攻中南海后,就自決于國家、人民。無回頭之路的葉浩只能硬著頭皮追隨“李大師”投奔西方的懷抱。

  到加拿大后,葉浩利用在公安部分管網絡安全工作的經驗,在其女兒葉映紅、葉方紅(相關情況后續)的鼎力支持下,在加拿大建立了以“明慧網”為核心的“法輪功”網絡體系,為李洪志及“法輪功”開辟了新的信息宣傳、組織渠道。基此,被西方看好、抬升地位的李洪志對葉浩也是感激不盡,任命其為“法輪功”公開社團“法輪佛學會”會長,世界各地的“佛學會”也大都由他親自建立。西方反華勢力和臺獨分裂勢力對“法輪功”的政治和巨額經費支持,也大都是通過葉浩所掌控的“佛學會”進入的。葉浩一度成為“法輪功”掌控實權的領袖,組織“七常委”之一。“法輪佛學會”系統及“明慧網”是他的嫡系。

  葉浩在攫取權力到達頂峰時對李洪志也開始了頤指氣使---李洪志的照片和親自寫的詩詞只要沒通過他的審定,就不是大法的東西,要“一律銷毀”。 葉浩并沒有按李洪志的要求起到“承上啟下”的作用,反而完全隔絕了他與其信徒的聯系,長期以來他的話沒有得到落實,而是在“挾天子以令諸侯”。生性狡詐多疑的李洪志哪能不提防功高蓋主的葉浩、哪能容得葉浩篡權,二人的內斗就此開演。

  第一役---《九評共產黨》拉開序幕

  2004年11月中旬,李洪志在《大紀元》網站發表的系列社論《九評共產黨》作為對葉浩的第一輪反擊。此舉出乎葉浩所料,但轉而利用“明慧網”開始了論戰。

  請看:

  花絮1、“明慧網”質問“大紀元”:為什么發表《九評》?《九評》全面參與常人骯臟的政治,發表《九評》有違師父旨意,是嚴重亂法,該殺。師父一再強調“重大問題看明慧網態度”,那么在對待中國共產黨的態度上,為什么大紀元就是非得要與明慧網反著干呢?

  花絮2、明慧編輯部下達《關于大陸學員不參與散發“九評”的通知》。

  花絮3、“大紀元”質問《請明慧編輯部解釋為什么不讓大陸學員參與散發九評》。

  花絮4、“明慧網”反擊:不讓大陸學員參與散發《九評》是師父告訴我們的,聽不聽師父的話是衡量是不是大法弟子的標準,在此也不必多言。至于你們所說的師父讓散發,不帶有普遍性,若傳就是亂法行為。不要再拿“師父說以后大紀元要取代明慧網”來扣帽子壓人了,請自重!

  花絮5、“大紀元”稱:“明慧網的政策像月亮,初一十五不一樣”。明慧網的改字出爾反爾……佛學會的那些人根本不相信師父和修煉,只知道爭權奪利……明慧編輯部一手遮天,不惜以最卑鄙最無恥的手段造謠,是如此的卑鄙!……你們真是喪盡天良啊?

  此役李洪志只傷葉浩之皮毛,未取得既定的勝利。原來葉浩能夠在“法輪功”組織中有如此大的勢力,其個人能力和擁有一批班底也是重要原因。

  此后,李洪志開始展開切斷葉浩筋骨的第二次戰役。

  李洪志暗自運氣、冷眼觀察2年后發現,澳洲“佛學會”——葉浩的嫡系,一直在和澳洲“法輪功”四大媒體《大紀元》、《看中國》、《新唐人》和《希望之聲》之間存在著權力爭斗。隨著這種矛盾斗爭的不斷激化,李洪志找到了清除葉浩在澳洲主要勢力的絕好機會,利用近期澳洲“法輪功”組織骨干間的激烈沖突,對澳洲“佛學會”的人事調整。

  2007年8月7日李洪志花費百萬澳元將300余名澳洲“法輪功”骨干成員 “請到美國”,開了一個“必須得開了”的會,即《對澳洲學員講法》。李洪志在這次“講法”中,自曝了境外法輪功的種種問題。從中看出,境外法輪功已經千瘡百孔!而后,李洪志親自宣布澳洲“法輪功”組織的人事變動,排擠葉浩的嫡系人馬。這個結果正如澳洲《大紀元》總編祈志強8月9日早上返回悉尼后所說的“大獲全勝”——“佛學會”慘敗。

  李洪志對于葉浩這樣一個能量巨大卻并不完全忠誠的人,也是又愛又恨。兩人的明爭暗斗持續不斷,澳洲內訌事件,實際上是變相的“削藩”,削弱葉浩的嫡系力量。但內訌雙方也還保持了一定的克制,李、葉兩人在相互指責中還沒有把矛頭指向對方的后臺,沒有把窗戶紙捅破。李、葉兩人也對此事保持了沉默。因此,這場內訌一時還不會引發整個法輪功的內部爭斗,也不會成為李、葉最后攤牌的序幕。

  在一次次李、葉的爭斗中,暴露出葉浩的權力欲、占有欲,其想獲取更多、更大的權力,占有更廣泛的資源,以期達到代替李洪志與中國政府抗衡、獲取更大利益的目的。伴隨著與李洪志的爭斗,葉浩也迅速滑向黑暗的深谷,拒絕了一切有可能赦免的機會,留下絕黑的余生,就如葉浩將自己比作秦檜。

  葉浩“紅與黑”的人生軌跡映射出他的一生是曲折、戲劇、可悲的。它所企盼的“看明此時紅花盛,可曉他日蓮花開”的那一天也不會到來。葉浩紅與黑的一生應引以后人戒---善惡只在一念間。


【打印本頁】 【關閉窗口】

相關專題: 熱門文章: 相關文章:
我來說兩句
查看更多評論


十一运夺金奖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