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日期:2007年11月29日 作者:admin 來源:亮劍網 字體顏色: 字號:[ ]
法輪功頭子
李洪志
吉林公主嶺

  一、李洪志的身世

  李洪志1993年編造的個人簡歷中稱:“本人1951年5月13日出生于吉林省公主嶺市,童年開始由佛家全覺大師傳授獨傳修煉法門,8歲時修煉圓滿”,“12歲時,道家師父八極真人找到我傳授道家功夫”,“1972年又由道號真道子的師父傳授大道所學”,“1974年又由佛家師父傳授修煉大法直到出山”。在法輪功組織編寫的《李洪志先生簡介》中又稱:“李洪志8歲得上乘大法,具大神通,有搬運、定物、思維控制、隱身等功能……功力達極高層次,了悟宇宙真理,洞察人生,預知人類過去、未來。”這些荒誕離奇的“神跡”,欺騙了眾多“法輪功”練習者。    李洪志到底何許人也?    經查,李洪志,男,1952年7月7日出生于吉林省公主嶺市(原懷德縣公主嶺鎮),1960年至1969年,先后在長春市珠江路小學、第四中學、第四十八中學讀書,初中畢業;1970年至1978年先后在總后201部隊八一軍馬場、吉林省森警總隊吹小號;1978年至1982年在森警總隊招待所當服務員;1982年至1991年轉業到長春市糧油公司保衛科工作;1991年停薪留職后從事“氣功”活動,1992年5月起傳播“法輪功”。

  據長春市公安局綠園分局綠園派出所證明:1994年9月24日,李洪志將出生年月日由1952年7月7日變更為1951年5月13日,并重新辦理了身份證。經查公安機關“常住人口登記表”和李洪志原在單位保存的《專職保衛干部登記表》、《干部履歷表》,李洪志的出生年月日也均被涂改為1951年5月13日。但其《職工晉級定級報告表》、《入團志愿書》以及1986年12月31日辦理和1991年3月31日補辦的身份證上,出生年月日仍為1952年7月7日。

  李洪志為何要將生日由1952年7月7日改為1951年5月13日呢?原來相傳佛祖釋迦牟尼的生日是我國農歷的四月初八,而1951年5月13日恰好是農歷四月初八,李洪志將自己改為與佛祖同日誕生,其目的是稱自己是“釋迦牟尼轉世”。

  經調查走訪,李洪志小時的同學、老師和鄰居,都說李洪志就是個普通的孩子,學習成績很一般,唯一的特長是吹小號。對其編造的“學法修煉”經歷,紛紛說是“胡扯”,“不可能”,“沒見過,也沒聽說過”。李洪志在軍馬場、森警宣傳隊期間的領導及同宿舍戰友也都說,李洪志就是一名普通的文藝兵,性格內向、自負。當時緊張的排練、演出工作,嚴格的軍事化管理、作息制度,使他根本不可能有時間去修煉什么功法。李洪志在糧油公司保衛科工作時的領導、同事同樣反映,李洪志在1988年參加社會上氣功學習班之前,根本不了解什么“功法”、“修煉”之類的事情。

  李洪志早期的弟子們曾問他為什么編造自己的簡歷,李洪志稱“不說大點沒人信”。對弟子們提出的演示“四大功能”的要求,李生氣地說:“沒有,哪能演?你們讓我演示,就是要出我的洋相,耍猴呢?”

  二、“法輪功”功法出籠的真相

  受社會上“氣功熱”的影響,李洪志從1988年開始跟隨氣功師李衛東學練“禪密功”,并參加了兩期學習班,后又跟隨氣功師于光生學練“九宮八卦功”。李洪志以這兩門功法為基礎,去泰國探親時又摹仿其它舞蹈的某些動作,拼湊了“法輪功”功法。李洪志的早期弟子李晶超、劉玉清等證實:“法輪功”的功法動作是李洪志與李晶超共同設計的,直至“出山前的一個月才初步成型”。辦班的初期,是由李晶超在臺上演示動作,李洪志作講解。李洪志的早期合作者劉鳳才還對功法講義作了70多處修改。李洪志打坐蓮花“法像”,是其早期弟子宋炳辰將其照片拼接上蓮花瓣剪紙,再畫上背后的佛光,制版而成。李所穿的黃色練功服是在商店購買的戲裝。

  事實證明,李洪志自吹的“1984年起在師父們的指導下結合自身多年苦修的獨傳大法,悟創一種適合普及、最方便眾生的真修方法,后經反復推敲、演練、生化,最后經上師認定后準予弘揚,取名為‘法輪功’,1992年出山傳出后,被師父們稱贊為高德大法”,完全是子虛烏有的彌天大謊。

  三、李洪志與“法輪功”組織

  李洪志曾多次聲稱“法輪功沒有組織,實行松散管理”。一些“法輪功”的骨干也多次聲稱,我們沒有組織,是人傳人,心傳心。

  事實并非如此。李洪志于1992年創立“法輪功”后,在北京就設立了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,自任會長。此后,又陸續在各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設立了39個“法輪功”輔導總站,總站下又分設了1900多個輔導站、28000多個練功點,自上而下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組織系統。

  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負責領導和管理各地“法輪功”輔導總站一切事務,審批各地“法輪功”組織的機構設置,任免主要骨干分子的職務。還制定了《對法輪大法輔導站的要求》、《法輪大法弟子傳法傳功規定》、《法輪大法輔導員標準》、《法輪大法修煉者須知》等一系列規章制度,使“法輪功”活動組織化、規范化。

  李洪志作為“法輪功”的最高頭目,經常發布指令。今年3月31日,李洪志對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起草的“關于嚴格清理私自流傳非大法資料的通知”簽署“同意,快發!”立即傳到各輔導站、練功點執行。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也以最高組織機構的名義經常向各地站、點發出通知、公告等,還設有專人,或者利用互聯網、電話、傳真等現代化通訊手段與各地站、點聯絡,傳達李洪志及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的指令,指揮協調各地的活動。今年5月以來,李洪志雖然在國外,但國內“法輪功”練習者卻不斷收到他“我的一點感想”、“安定”、“位置”等被稱為“經文”的指令,傳達速度之快、流毒之廣、影響之壞,也都與其有一個組織系統有關。

  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及各地總站定期或不定期地組織“弘法”、“會功”、“慶典”、“紀念”等大規模活動,還針對各地新聞媒體報道、刊載揭露“法輪功”的文章及有關部門禁止出版發行“法輪功”書籍和音像制品,多次策劃、煽動眾多“法輪功”修煉者有組織地圍攻新聞出版單位和黨政機關,嚴重影響了這些部門的工作秩序和社會秩序,破壞來之不易的社會穩定局面。1998年5月,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及北京總站的一些骨干煽動千余名“法輪功”修煉者圍攻北京電視臺。北京總站的一名骨干成員因對此次活動態度不積極而被免職。

  由此可以看出,“法輪功”是以李洪志為首、體系嚴密、功能完備、未經登記注冊的非法組織。

  四、李洪志借“法輪功”斂財

  李洪志在傳播“法輪功”的過程中,不斷標榜自己是超凡脫俗的“最高的佛”,但實際生活中的李洪志,卻對金錢格外貪婪,靠傳播“法輪功”,短短幾年暴富起來。

  早期弟子多人證明,李洪志在“傳功”初期,是以祛病健身為幌子,靠“治病”吸引信徒。雖稱免費治療,卻在家中設立“功德箱”,暗示弟子告訴患者每人應捐“功德”錢100元以上。

  “弘法”初期,李洪志通過舉辦培訓班聚斂了大量錢財。據不完全統計,僅1993、1994年,李洪志在長春教功售書就收入428300元,在全國各地辦班收入789000元,共計1217300元。其中在哈爾濱辦班時間只有幾天,但聽課證每張卻高達53元,凈收入達20萬元。

  此后,李洪志又稱“想學好大法就必須讀書,看錄像,聽錄音練功”,通過“法輪功”組織大量印制書籍、錄音帶、錄像帶、VCD等,以每套300元的價格在練習者中出售,并極力吹噓自己的“法像”和“法輪功徽章”有“靈氣”,鼓動練習者購買。近年來,李洪志又“推出”練功服、練功墊,將原來出版的“法輪功”書籍印成價格更加昂貴的“精裝本”,向練習者兜售。還宣揚“有施才有得”,以小施獲大得,從眾多練習者中騙得了數額不等的“捐款”。

  李洪志斂財的詳細情況,正在進一步調查。目前已掌握,李洪志以其親屬的名義在北京、長春擁有數處豪宅、多輛轎車。李洪志利用“法輪功”聚斂了巨額財富,偷逃了大量稅款。

  五、李洪志與4月25日非法聚集事件

  1999年4月25日,一萬多名“法輪功”練習者在中南海周圍聚集,嚴重影響了中南海周圍的社會治安秩序和人民群眾的正常生活,在國際國內造成了極壞影響。

  5月2日,李洪志在澳大利亞悉尼接受澳洲國家廣播電視局、《悉尼晨報》、法新社等媒體記者采訪時稱,“北京發生的事,事先我一點也不知道,我當時在從美國來澳洲的路上”,“完全知道這件事情是在布里斯班”,極力回避他與事件的關系。4月底,李洪志在接受美國《華爾街日報》上海站記者史可雷的電話采訪時,也否認其幕后操縱“法輪功”修煉者到中南海聚集,聲稱對此次行動全然不知。

  其實并非如此。大量鐵的事實證明,4月25日非法聚集事件的前一天李洪志就在北京,25日“法輪功”練習者到中南海周圍聚集時,他也根本不在從美國去澳大利亞的路上。

  4月19日,天津師范大學校刊《青少年科技博覽》刊登了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撰寫的“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”的文章,天津市部分“法輪功”練習者因對此不滿到該校聚集、靜坐。至22日人數已達3000余人,嚴重影響了學校師生正常的生活和教學秩序。

  就在此時,李洪志突然以商業人員的身份,持回美證(號碼:001106787,中國簽證號003821),乘美國西北航空公司NW087次航班于22日下午5時35分從北京入境,24日下午1時30分又匆匆搭乘中國國際航空公司CA109次航班離境赴香港,在北京共停留44個小時,入境卡和出境卡均為李洪志親筆所填。

  也就在李洪志入境的第二天,4月23日,部分“法輪功”練習者聚集天津師范大學的事件迅速升級,人數猛增到6300多人。24日上午,在李洪志還沒有離境時,北京等不少地方的“法輪功”練功點都紛紛接到通知,要求25日組織練習者到中南海周圍“集體練功”。

  25日,一萬多名“法輪功”練習者在中南海周圍聚集。當時,李洪志正在香港,直到27日晚10時15分,才乘香港國泰航空公司CX103次航班,從香港飛往澳大利亞的布里斯班。

  由此可以看出,所謂李洪志對4月25日非法聚集事件“一點也不知道”純屬謊言。

  六、李洪志歪理邪說的危害

  李洪志在《轉法輪》等書和多次“講法”中稱,“德”是一種白色物質,與其對立的是一種黑色物質,稱為“業”力。胡說他“在講法輪大法的時候,陸陸續續給大家腹部下了法輪”,“法輪正轉時,會從宇宙中吸收能量,供給你身體各部分,即度己。反轉時會放出能量,在你周圍的人都能受益,就是度別人”。修煉“法輪功”就能夠憑借這個“法輪”提高“德”修,降低“業”力,凈化身體,最終達到“開功、開悟、功成圓滿”,“靈魂不滅”,并將人度到“天國”極樂世界。李洪志還宣稱,人生病是前世造“業”欠債的現世報應,“生老病死是有因緣關系的,人在以前做過的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了有病或者磨難,遭罪就是還業債”。“練功吃藥就是不相信練功能治病”,“你的心如果擺正的話,相信練功能練好,把藥停了,不去管,不去治,就有人給你治了”。李洪志還把阻止練“法輪功”的人稱為“魔”,胡說什么由于這些“魔”的存在而破壞法輪大法,不讓人得法,云云。

  一些“法輪功”練習者受李洪志歪理邪說的欺騙、迷惑,有的患病后拒絕去醫院,不打針、不吃藥,貽誤治療導致死亡。有的因練“法輪功”自殺身亡或精神失常。有的甚至采用殘忍的手段殺害他人。因此說,李洪志不是在度人,而是在害人。“法輪功”對人們的身心健康造成的惡果不勝枚舉。僅北京兩所精神病院收治的因練“法輪功”導致精神失常的病例看,1996年9例,1997年10例,1998年22例,1999年上半年就有16例,呈逐年上升趨勢。


【打印本頁】 【關閉窗口】

相關專題: 熱門文章: 相關文章:
我來說兩句
查看更多評論


十一运夺金奖金 国标麻将最高番数 医学专业中哪个方面最赚钱 新河北棋牌吧河北麻将 去年代理零元的赚钱好生意 1号彩票安卓 能赚钱的骑行软件 688彩票群 gta线上怎么卖车赚钱 成都熊猫麻将微信群 武器店物怎么赚钱 怎样去韩国刷护照赚钱 梦3国怎么赚钱 dnf好不好赚钱 武汉青山开什么店赚钱 那个抓鱼的游戏可以赚钱吗 街机电玩捕鱼手机版下载